你的灵魂需要聚集敬拜,而不是仅仅参加“线上教会”

你的灵魂需要聚集敬拜,而不是仅仅参加“线上教会”

Dane Ortlund

新冠疫情仍在继续蔓延,许多教会的实际出席者仍然稀少,或者至少比以前少。由于各种原因,一些人可能需要继续呆在家里。但也有一些处于低风险地区或已经完成疫苗接种的基督徒仍然留在家里,他们似乎比我们以为的更喜欢参加“线上教会”。

因着这些超出预期的情况和各种不确定因素,我们需要很好地带领我们的教会。而这带领工作中的一部分意味着我们需要提醒我们的会众:当我们没有亲身聚集在一起敬拜的时候,我们失去了什么。下面,我写下了15个当我们选择在沙发上而不是在教会的椅子上敬拜时所失去的东西。

第一,正如朋霍费尔在《团契生活》一书中所说:“其他基督徒的亲身临在是信徒无比喜悦和力量的来源。”其他基督徒仅仅亲身同在,就能给我们的灵魂带来力量,甚至多过我们能够有意识地认识到的力量。这也是《圣经》教导我们要共同聚集的原因之一。我们是基督的身体,在敬拜中彼此有机地建立联结,基督的生命和力量借着彼此流入我们体内。

第二,线上的网络敬拜是单向地参与,而不是双向的互动。你在接受,但你不能给予。你看到那些带领敬拜、讲道、祷告的人,但他们看不到你。他们看不到你的眼睛、你的身体、你的全人,在数字世界里你充其量只是一个数位,是直播的一个接收终端。

第三,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用屏幕来工作和娱乐,但集体敬拜两者都不是。在屏幕上观看敬拜会巧妙地淡化共同敬拜的特殊性,因为这种媒介往往会把它与其他更平凡的生活现实(比如工作和娱乐)混为一谈。

第四,去参加一场主日的集体敬拜需要更多的努力。你必须脱掉睡衣、穿上牛仔裤,你必须坐进车里;如果你有孩子,你必须通过例行公事把他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全家上路。在北方,你还要面对冰雪与寒冷。这很好,我们可以在路上教导我们的孩子,也训练我们自己的灵魂,好一起重视集体敬拜。前往敬拜路上的努力以一种健康的方式训练了我们,加强了与其他基督徒面对面聚集不可替代的价值。

第五,不仅是敬拜程序本身,还有所有聚会后、走廊上的谈话,敬拜时的投入、停车场的微笑、厕所里洗手时的点头……所有这些都在沙发上的网络敬拜中不复存在。你不再是9:10上车去参加9:30的礼拜,在9:25到达,并有几分钟与路遇弟兄姊妹的团契,以及礼拜后不紧不慢的聊天和彼此鼓励,而是在9:29打开你的笔记本电脑,在祝祷后一秒钟里迅速关闭它。长时间的网上崇拜会削弱我们的关系。

第六,还有一些更难表达的东西,尽管它与上述几个要点有关。从属灵和心理的角度而言,当你开车去聚会的地方、停车、走进会场、坐到你的座位上时,会有某种“上升”的坡度。而当你离开教会、开车回家,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时,会有某种反思性“下降”的坡度。当“上升”和“下降”被打开你的电脑、关闭你的电脑所取代时,所有这些都会消失。共同敬拜需要你做好准备,然后吸收,亲身前往有助于促进这种敬拜,而沙发几乎肯定会冲淡这种敬拜。

第七,祷告。如果我们呆在家里,我们可以和谁一起祷告?也许和配偶一起。但我们需要其他基督徒一起祷告。我们需要其他基督徒为我们祷告。我们需要不断在祷告中学习如何在生活中成长,因为神真的在共同祷告中有特别的同在,但长期的孤立、不实体聚会会拦阻这种成长。

第八,鼓励。我们严重低估了鼓励的属灵力量——无论是对鼓励者还是对被鼓励者而言。我们聚会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鼓励,也就是说,建立彼此的信心和勇气。比如,在实体聚会后,我可以和一个朋友打招呼。他会问我这周过得怎么样,我会提到我正在经历的一个挑战,他说:“要坚持住,神与你同在。”30秒的交流就这样过去了,而我的灵魂得到了帮助。

第九,如果你在家参加网络聚会,你的牧师也很难牧养你。他看不到你。他知道你们在那里、在网络上,他试图从讲台上看你们,因为他会不时地瞥一眼现场直播的摄像机。但他不知道你们是在点头还是在打瞌睡,他从你那里得到的反馈是零。你可以听的兴奋地跳起来,他却无从得知这一幕。健康的讲道是对话式的——你的传道人在讲道时以你的眼睛、你的点头、你的注意力为食,他需要看到你。

第十,如果你是在家参加上网聚会,听道对你来说也更难。坐在沙发上看你的传道人在屏幕上的头像,根本不如坐在20英尺外,在一个音响效果更好的大厅里,周围有几十个也在听讲道的基督徒那样感受良好。对三维传道人的关注度必然要弱于对二维传道人的关注。

十一,在教会的亲身集体敬拜中,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剧本。你会和你没想到的人打招呼,某个陌生访客可能坐在你附近,你会有机会欢迎他们。你甚至可能在引导某人归向基督方面扮演一个重要角色。但这些在你的沙发上都不会发生,网络聚会中所有的事情都有脚本,几乎不可能有一个偶然的互动。

十二,当你亲身参加集体敬拜时,你不能静音整个敬拜,你也不能暂停它好去拿一杯咖啡,你不能调高或调低音量,你更不会想掏出手机,看看谁刚给你发了消息。在亲身参加集体敬拜时,你会被这个环境奇妙地捕获,你和其他基督徒一起被“困”在了上帝面前。这很好!

十三,歌唱。也许你在家里可以通过喇叭听到会众唱诗,但我们都知道这和听到你周围的真实声音是不一样的。集体诵读经文,或一起祷告认罪的过程也是如此,哪怕带着口罩的亲身同在也比网络好。当只有你和你的家人在你的客厅里完成这些事情时,有一种无法避免的做作感。你的天国同袍需要听到你的歌声,当他们听到你的声音时,你就在增强他们的信心。哪怕你唱歌走掉也没关系,无论他们知道与否,你都在用你的声音加强他们的神学。

十四,主餐。如果我们在家聚会,就会失去分享主的晚餐的机会,但我们相信这是加强属灵生命的一个重要来源,而不仅仅是一种纪念。

十五,时间。时间越长,我们在家里做礼拜的时候就越会让自己舒服,我们也就越“走样”。我们没有操练我们共同敬拜的“肌肉”。我们等在家里不去共同敬拜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容易对在家敬拜感到正常。由于上述原因,这会让我们的基督徒生活越来越不理想。

这对我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容易。让我们对彼此有耐心,让我们彼此相爱、彼此理解、彼此恩待,但是在必要的安全预防措施到位的情况下,让我们大胆地鼓励对方来一起共同敬拜。

这种病毒很糟糕,我明白。让我们保护我们的身体。但不要以牺牲我们的灵魂为代价。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15 Reasons Your Soul Needs Gathered Worship, Not Just a Livestream.

本文转载自“健康教会九标志”网站:https://cn.9marks.or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